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甲午大清战俘日本墓碑都面朝家的方向

发布时间:2019-07-08 18:07:32

甲午大清战俘日本墓碑:都面朝家的方向

中日甲午战争中,总计千余清军成为日军的阶下囚。他们被羁押于日本,经常性被日军送上街头进行侮辱性的游行示众。《马关条约》签订后,有976名战俘被送回中国。然而,按照俘虏不祥的传统观念,饱经折磨重归故土的战俘中,士兵一律就地解散,军官则革除所有官职后遣散。未能回国的将士,则早已埋骨异域,百年无人问津。

2003年7月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来到位于安徽巢湖之畔的高林镇,探寻清末中国北洋海军统帅丁汝昌的生命起点。走过大片绿油油的农田,我在青山脚下安静的小村庄里终于找到了一位丁汝昌的旁系后裔。当时正在村委会院前拎着玻璃茶杯看人下棋的老人,听到我是来询问丁汝昌的事情,微笑着称自己并不知道什么,只晓得这位老祖宗当过大官,和日本人打过仗。我又追问老人家中是否有什么代代流传的故事,抑或是文字材料,老人一概摇首。见我问得仔细,老人突然反问我,说村后山上有点东西你看不看?于是,我跟着这位腿脚不太灵便的老人爬上了村后的小山。

在缠杂丛绕的草丛藤蔓间,老人走走寻寻,最后停下用力地扒扯着刺人的荆棘,一块已经半埋在土中的墓碑赫然出现。从碑文看,这里是一处夫妻合葬墓,丈夫是北洋海军的士兵,在1894年9月17日中日黄海海战中血战身亡,妻子则在得到噩耗后的10月间亡故。继续走下去,老人又指给我看另外的几座墓。无一例外,都是丈夫战死于千里之外的黄海,妻子殉节于安徽故乡。

甲午战争中,阵亡的中国官兵数以万记,但是士兵的墓地我却是第一次见到。当看到墓碑上“血战身亡”四个大字的那一瞬间,我心灵的震撼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曾经只是故纸堆中的遥远往事,变成了眼前活生生的现实遗痕,而且透过了帝王将相的大历史,血淋淋地呈现出了一百多年前一个个中国家庭的悲伤故事。

在7年之后同样的7月,在东瀛岛国日本,人们又发现了一批甲午中国将士的墓地,其故事也更为曲折。

■战俘

由日本挑起,发生在1894年-1895年间的甲午战争,是近代中日两国国运的大博弈。战争中,中国海陆军将士总计阵亡约二万四千六百余人。这些为国捐躯的士兵,本应有一方享祭之所,然而晚清以降,中国命运多舛,生者尚且如蝼蚁,况死者乎。曾经为了保卫国家献出生命的战士们,他们姓名籍贯如何?最终安息何处?在时间冲刷中却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更因为败军不言勇的世俗传统,这些付出了生命却无法看到任何胜利希望的将士,很多时候被当做失败和耻辱的标志,鲜有人谈及。

相比起战场上阵亡的将士,甲午战争中还有为数颇多的中国军人成为日军的阶下囚。这些人的命运,尤其是其中在日本羁押期间去世的人们的命运,则更是成了谜中之谜。

2003年,在日本大阪学习的中国青岛留学生杨海嘉,偶然在大阪市中心的一座墓园中看到了几座甲午战争中清军战俘的墓,在现代首度揭开了那段几乎被遗忘的悲痛历史。

甲午战争中,随着战事的演进,中国军队的大量人员被俘事件,主要发生在丰岛海战、平壤会战以及旅顺和辽东海城、牛庄之战等重要的战役中。

1894年7月25日,北洋海军“济远”“广乙”号军舰在朝鲜南阳湾丰岛海域遭日本海军偷袭,爆发了甲午海上战场第一战 丰岛海战。“济远”逃跑、“广乙”重伤退出战场后,运送中国陆军官兵的商船“高升”号被日舰野蛮击沉,运输舰“操江”无力抵抗,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操江”舰舰长王永发以下72名海军官兵是那场战争中最早一批成建制被俘虏的中国军人。

网络营销怎样
微信小程序开发工具官网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