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寻找挪威的森林

发布时间:2020-01-16 10:48:47

感谢wu911的投稿!

村上春树因为听了甲壳虫的一首《挪威的森林》,就洋洋洒洒写了一部小说。披头士用他们的歌声感动了村上春树,然后村上春树用他的文字感动了世界。

虽然小说跟那首歌没什么关系,但“挪威森林”的名字倒是四处传扬,被使用的零零碎碎,林林总总。甚而包括我原先很喜欢的一个酒吧,也同样叫“挪威森林”,累积在那里深醉数次,都不知是因人、因酒、因这个酒吧的名字。

其实披头士唱了许久,无非是说明心里的疑惑,“我曾拥有过一个女孩,抑或说她曾拥有我”-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村上春树把这个理解的甚是透彻,他骨子里的旁观与悲伤,用一个爱情故事把他包裹起来,剥去水晶般的糖纸,吸吮甜蜜蜜的味道,最后不可想象的收获的是无尽的悲伤。村上在扔笔的一刹那,完成了自我的救赎和重建,爱情不是万能的,但爱却是万能到可以阐释人生的悲伤与孤独,这样的村上,跳脱了出来,审视目光里的那点光亮,在美梦幻灭的时候依据熠熠闪光。

八十年代的日本,浮华与自以为是,世界似乎是他们的。村上能有那样的悲伤与幻灭感,真是如智者独醒,至于谁是谁,我是谁的问题倒显得无足轻重,说到底谁也不是谁,我也不是我,爱纯粹的时候,两个人是一个人,可是时间是最大的戏谑者,于是自己被自己幻灭,仅仅是在时间流逝了一点点的刹那。

曾经有人问爱,“你爱我吗?”,被所有的男女轮番质问他人和自己,“爱现在这一刻的你,如爱现在这一刻的我!”“不爱,不爱这一刻的你,如不爱这一刻的我”,简洁明快,淡定质朴,也最为真实和残酷吧!

顺流而下轻松,逆流而上吃力。小说里所有的人都不轻松,无所事事与坚守追求都一样被时间把爱阐述的似是而非,没有任何人收获自己想象的爱,却又为爱执著的起伏不定。

记得在那个挪威森林的酒吧,小小的二楼,靠窗的位置,室外毛白杨高大到不可与之言语,栀子花却爬上二楼的窗棂,花园里卵石小径,很得体的冬青总是像刚刚修剪过的。秋天的时候,落叶被刻意的留在园子里,小径永远如扫。面前曾经做着的人已经恍惚了,他?她?还是他和她?有千里外来的同学,也有迷惘着自己的朋友,还好,不曾独处。。。

音乐永远是那几首披头士,CD放出磁带的老旧感,恍若过去来客,服务生永远吱吱呀呀的踩楼梯,大步当当的走过桌边,让人诧异的只好转头去看檐上的雨。

永远记不得喝了什么、说了什么、跟谁喝、为什么喝,像极了我们的爱,永远只记得爱过,不记得为什么爱、爱了什么、跟谁爱,村上第一人称的渡边,在最后的游历里神游而漫无目的的时候,其实也无非是在苦苦追索曾经是否爱过。恍惚了记忆就恍惚了自己,越是追索的细微末节,越是怀疑自己的过去。佛讲得证,证的是当下,该不是曾经,得证曾经反而成了不该的执著。

因为爱了,所以我成为现在的我,不是曾经的我拥有你,或是你曾经拥有我。是因为我们爱过,所以我成了现在的我,你成了现在的你。你永远不必怀疑是否爱过谁,谁是否爱过你,你所有的标准和记忆,零碎的在你思索的时候越来越不清晰。

这个歌叫《挪威的森林》,披头士唱的,在那个遥远的值得怀念的60、70年代。

这本书叫《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写的,写的是一个无所事事随波逐流的人,记忆里的爱,纯纯的记忆里的爱。

这个酒吧叫,"挪威森林",我曾经在这里深醉过,不是为了爱,是为了能够成为今天的自己。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医生
北京德胜门医院网上预约
杭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常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上饶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