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花妖】死亡回旋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6:36
摘要:寂静的午夜梦回时,阁楼里总是有一个女人跳舞的脚步声,我枕着她一圈一圈旋转的舞步入眠,在梦里她却告诉我,她很想你! 第1章:遗产

外婆去世了。
我收获了一笔价值不菲的遗产。
生活在60年代的人,芭蕾舞是梦,是遥不可及,然而我外婆是个优秀的芭蕾舞演员。
她美丽优雅,她体态轻盈,她舞姿迷人,她,活在母亲对我讲述的回忆里。
我没有见过外婆,至于她的遗产,对我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我背上行李,在这个冬天寒假来临时,去接收属于我的财产。
坐了十八个小时的火车,辗转来到那个偏远的小镇,由于刚下过雪,天黑已经没办法行走,我冻的直哆嗦。
踩着地上的雪咯吱咯吱,我的牙齿也是咯吱咯吱的打颤。
周围有着闪动的绿光,我仔细辨别,才看出是一些流浪狗,在农村应该是野狗,它们围绕在我身边,即不攻击也不狂吠。
我所得到的遗产,是一栋可以列入国家非物资文化遗产的阁楼。
外墙是灰色斑驳的墙,高高耸立,一片灰蒙蒙的。
远不止我想像的阁楼那么简单,好像是清末年代的高墙大院,里面依阁楼为主,当我风尘仆仆来到这里,我的心中是沉寂的,这种散发着霉味的高墙城楼,是历史的沉淀。
一个驼背的老头提着纸糊的灯笼,忽明忽暗的晃悠过来,他抬头看我,仔细端详了很久。
我说明我的来意,他的表情似乎并不友善,对着我打量了很久,缓慢的道了句:“是小小 吗?”
“嗯,我是黎晓。”
“进来!”他把灯笼递给我,自己回头走近了黑暗处。
灯笼上纸糊着“丧”字,我想一定跟外婆的去世有关。
我手脚冰冷的站在原地,大风吹过,灯笼被刮翻熄灭,我心头都泛上凉意。
一路小跑向着一处昏黄的光走去,打开阁楼的门,里面是混乱的脚步声,我刚进去,一切归为平静。
楼梯上燃着蜡烛,一声幽幽叹息:“晓晓,你来啦!”
我放下行李回应她:“嗯,外面刮很大的风,冻死我了,还是屋里暖和。”
房间里一尘不染,墙壁上挂着一副照片,照片里的旗袍女子典雅大气,笑的温婉可人。
古老的闹钟还滴答滴答的做响,觚形的煤油灯挂在墙上,淡黄的光映在土胚墙上。
黑色的影子映在光洁的木质地板上,我等了很久,那个声音都没回应我,我扶着雕花的楼扶梯上去,轻声的询问着:“你在干嘛呢?”
“我在跳舞啊!”那个声音是欢快的,我想她很快乐。
当我寻遍阁楼的每个角落,还是没有看到她,“你在哪里跳舞啊?”
“嘻嘻,我在这里啊!”在我身后站着一位少女,她的头发呈烫染的小卷,跟母亲相似的脸上带着很浓的妆,白的异常。
她只身穿着单薄的芭蕾舞裙,站在我面前,抬头挺胸,双臂伸展,足尖点地,然后起步开始一圈一圈的旋转……

第2章:旋转
“我想停下来,我不想旋转……停…”我的声音像被掐住了喉咙,旋转的足尖在木质地板上划出一道道血迹。
我伸展着双臂,足尖旋转着挥舞,那个跳芭蕾舞的少女早已不见。
“我要旋转,我要坚持……”这些莫名其妙的词汇的从我嘴里吐出,我开始扬起诡异的微笑,土墙壁上的镜子里,倒影着我那笨拙而又扭曲的舞姿。
“你在干什么?”我笑着回头,后面站着那个要跳芭蕾舞的少女,她似乎被惊吓到。
“爸爸,妈妈,晓晓表姐跳舞受伤了!”那个女孩惊叫出声。
她似乎想拦住我,被我伸展的手臂打翻在地。
舅舅和舅妈听到她的呼声奔上楼,我不受控制的身体立即停了下来,全身瘫软在地,耳边响着舅舅的呼声,陷入了一片昏迷。
我躺在床上睁开眼,舅舅在我身边,他责备我说:“想学跳舞也别这么拼,你脚都快废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要不是瞳瞳急着见你,你脚就废了。”
我的全身无力,脑中一片混乱,我不会跳舞的,跳什么舞啊?
“表姐,你吓死我了!”当那张少女的脸趴在我身边,我才猛的想起来,我的脚怎么回事啊?
“别动!你的脚受伤了,现在根本不能下地。”舅舅按着我,不让我起床。我想了很久,才知道这个瞳瞳是谁,她是舅舅的女儿,我们从小到大只见过两次面,难怪如此陌生。
“先给晓晓喂点儿感冒药吧!她有些发烧,吃完药喝点儿粥,睡一觉就好了。”听我妈说,舅妈以前是个护士,后来舅舅开公司赚了大钱,舅妈就辞职在家相夫教女了。
午夜正是梦回的时候,阁楼的闹钟撞击着提示我,现在是午夜两点。
我从床上爬起来,即使双脚要废掉,也不能阻止我想要跳舞的渴望。
我在黑暗中踮起脚尖,然后被伴着噬心的疼跌倒,我想哭泣叫喊,这些声音都成了压抑的呜咽声。
“晓晓,你醒醒,晓晓你做恶梦了……”睁开眼睛,我仍旧躺在床上,阁楼的钟还在想。
舅妈喊醒我,递了杯温水给我,“来喝点儿水,瞳瞳刚过来看你,你睡着了。我过来给你送床被子,你这是做了什么恶梦吗?”
“谢谢舅妈,我梦到自己一直在跳舞,我不会跳舞的,而且从来不跳。”我喝了口水压惊,缓慢的道了句。
“呵呵,所以才是恶梦啊!你可能是今天坐车太累出现的幻觉,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舅妈把被子盖在上面,我试着起身,发现我的脚完好无缺,没有丝毫的伤。
舅妈看着我睡下,然后她帮我熄灭灯,轻轻的下楼。
我躺在床上辗转,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想着还有那个跳芭蕾舞的卷发少女,还有我停止不了的旋转……

第 章:日记
外婆的遗产大部分留给了我,舅舅所得的是少之又少。
我多年没见的表妹瞳瞳,并不是昨晚那个跳芭蕾的少女,可以说两者毫无相似之处。
瞳瞳是一头淡黄的金发,纤长睫毛下的大眼,特别像卡通人物爱丽丝,中性的穿着显得她比较冷淡,对我也是如此。
瞳瞳似乎不想呆在这里,她想回到城市里,因为这里很无聊,让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劲儿。
“晓晓,瞳瞳非要回市里,你舅妈送她我不放心,今天你自己先在这儿附近转转,送瞳瞳回来,我带你到附近的鼓楼吃炒土馍。”舅舅匆忙交待了一声,拿好风衣便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昨夜下了一场大雪刚停,我可不想出去受冻,就转悠着在阁楼里玩。
我从一楼上来,二楼传来脚步声,我妈竟然穿着旗袍提着珍珠小包,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妈,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穿成这样要干嘛啊?”
“梅熙,妈穿的好看吗?”我妈一手持腰,优雅的转了个身,似乎在跟我展示她身上的衣服。
“我不是梅熙,是黎晓,你是谁?”看着我妈的样子,看着她喊我梅熙,我心中的疑问一圈一圈重叠。
“黎晓?你是谁?跟我女儿梅熙好像啊!”她也似乎很惊讶。
“我是梅熙的女儿。”我只能如实告诉她,如果我妈是她的女儿,她就是我外婆。可外婆明明已经去世,怎么会如此年轻的出现在我面前?
“原来我是你外婆。”她开始仔细盯着我思考,在她脸上,瞬间闪过人生苍老的过程。
她绾起的卷曲黑发,一丝一缕的变成青白,脸上的皮肤也开始松弛削瘦,身形从丰韵优美变成骨瘦如柴,从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蜕变成一个掬偻的苍白老人。
在她身上,我看到了时光流逝的痕迹,这些都是我不敢想像的,我开始害怕,开始后退。
她伸着干枯的手想要抓住我,眼眶深陷的脸上带着扭曲,“孩子别怕,我是你外婆。”
“你别过来,我外婆已经死了,你到底是谁?”我挥舞着手臂阻止她的靠近,那套象牙白的旗袍像一块丝绸挂在她身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支撑脚上的高跟鞋,她被拖拉的脚步绊倒在地。
倒下之时,她发出一声凌厉的尖叫,全身抽搐的化为一堆火焰,在抖动的火苗中,燃烧成灰烬。
我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无力的跌倒在地,她化为灰烬的地方,是我叔叔去西藏旅游时,给我带回来的佛珠,我一直绑在左手腕上,不知它为何现在躺在地上?
我闭上眼睛,用手掐着自己的大腿,疼痛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梦。
当我再睁开眼睛,我正躺在一楼的暖椅里,手里拿着一本日记,那娟秀的字迹正是出自我外婆之手,里面记载的全是她跳芭蕾舞辛酸和成功的历程。
我把日记扔出窗外,外婆活在我妈的回忆里,也活在我的童谣里。
外婆为了追求自己舞蹈事业的成功,把我妈卖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我妈恨她,以至于到她死,都没回来看她一眼。


第4章:通灵
舅妈和瞳瞳去了她外婆家,舅舅是专门为了陪我才回来的。
在鼓楼的大街上有着,有很多古玩店和小吃,舅舅边走边跟我介绍,他告诉我炒土馍是给远离家乡的人吃的,因为炒土馍的土是家里的,吃后会想家。
他还告诉我,我妈很喜欢吃这种土馍,我试着尝了几块,感觉香咸酥嫩,我妈或许会喜欢。
“现在的艺术品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全国最大的古玩市场就在这里,要不要淘几件回家当古董?”舅舅举着一尊五彩的陶瓷马问我。
其实我对舅舅也是陌生的,毕竟我妈跟舅舅姐弟分离二十多年,再深的感情也经受不住时间的打磨,跟舅舅一起逛街,没感觉到亲情,最多比朋友安心些。
“好啊!不过我还是学生,没有那个资本等它升值的,舅舅先资助下我这个贫困户行吗?”
“可以,你喜欢就挑吧?”舅舅的公司近几年发展不错,他也开始对这些新兴的收藏品感兴趣,不时也会淘上一两件,一为观赏提升品味,二为利润等升值炒作,可谓两全其美。
我这个门外汗是看得眼花缭乱,舅舅倒是对这花瓶鱼池个个仔细评估。
一朵白玉莲花绽放在我眼前,栩栩如生的花瓣带着蓝盈盈的光,我喜欢这种古典精致的美,捧在手心爱不释手。
“白莲玉是通灵的,施主喜欢就给个价吧!”一位僧人手里拈着佛珠向我点头施礼,我自觉的点头回礼。
“喜欢这种白玉?”舅舅拍着我的肩问。
“嗯,喜欢。这莲花花瓣上的蓝光特别朦胧,看起来很漂亮!”我欣喜的捧给舅舅看。
舅舅皱眉,仔细端详着白玉莲,他对我说:“光线问题吗?我怎么看不到蓝光?”
“白莲玉通灵,刚才女施主看到的是蓝光,蓝色为生命之光。只有心灵纯净之人,才得以看到。”僧人也不怕惹顾客不高兴,只是缓慢的道了一切。
舅舅似乎不喜欢这块雕琢精细的玉石,他只是问我要不要看下其他的,我摇头回绝了,执着的想卖下白莲玉。
不想探究玉石的真假和升值价值,我只是想把它当纪念品一样带回去。
回到阁楼,我捧着白莲玉细看,底座还有精密的梵文。花瓣上的蓝光就像火焰,在阁楼里忽明忽暗,足尖点地的脚步声再次想起。
我寻着脚步声前进,蓝光摇晃着发抖,本来挂着旗袍女子照片的墙壁打开一扇门,我推门进去。
“你终于来看我了……”女人的叹息甚为沉重,我借助白莲玉的光,也看不清周围和前方,只是那声叹息响在耳边,冻结了我局部神经。
“你是谁啊?为什么这么黑?”我的声音很脆弱,因为在黑暗里,我心里紧张害怕,讲出来的话也有些支离破碎。


第5章:破境
“是很黑,所以你来陪我了。”带着欣喜的声音忽近忽远,一种飘渺的感觉。
“我不是来陪你的,我只是好奇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灵魂的归宿,呵呵……”这声笑声极为凌厉,我的心跳抖个不停,感觉黑暗里潜伏着很多毛骨悚然的东西。
我只顾张望着四周,没注意到手心的白莲玉,那花瓣上的蓝光如一缕清烟般弥散,蕊心通红发亮,掌心传来的高温让我惊魂,不顾一切扔了白玉。
底座上的梵文像是烙印般刻在我掌心,灼痛我的心。
白莲花蕊处像镜面的水纹,一圈一圈的涟漪扩大,从花蕊正中伸出一条腿,然后是足尖点地,另一条腿也掂脚站好,之后开始旋转。
没有身子没有脸,只是两条腿交错旋转,如此诡异的画面,却处处透着灵动和优雅。
“我不想跳舞,快放开我!”梦中跳舞的画面重现,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跳吧跳吧……!”简单重复的声音蛊惑着我,好像要诱使我走向万劫不复。
“我不要跳,我不想跳,停下来!快停下来!”我挣扎着抱住自己的头,手指抓住头发扯通自己控制想迷失的自己。
看着自己脚尖在地上拖动,画下一圈一圈痕迹,我尖叫着咆哮:“我要停下来,魔鬼让我停下来!”
“我不是魔鬼……”幽灵般怨念的声音,把我吓的浑身发抖。
一袭华丽的丝绸长裙无风自飘,身影在我眼前忽近忽远的飘扬,好像是根牵在手里的风筝。
“为什么?为什么啊?”她的声音很压抑很痛苦,当她欺近我眼前,那张白得惊人的容颜,脸上的皱纹堆满一层又一层,瘦得皮包骨。
“你想干嘛?”我不顾脚下一个交错,像木偶玩喘着气问她。
“我想干嘛?我想干嘛呢?梅熙……我的梅熙!我想见她,带我去见梅熙……”她张口说话,嘴里的乌血就流个不停,我的心都凉了,全身发抖的想喊:见鬼!!!
她的神智混乱不清,她喊着我妈的名字扑过来,双手冰冷刺骨的掐住我的胳膊,抓住我就像放风筝一样开始转圈。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我头脑冲血,心肝肺在这种高速旋转下,凝结成一团互相冲撞,刚张口呼救,血就从我的口鼻中横冲。
当血液在我口中和鼻子中流出时,我有瞬间的窒息死亡,我看不到,也听不到。
“梅熙!我的孩子,我的梅熙啊!!!”尖锐的凌厉声响在耳边,我也整个人飞了出去,犹如抛物线般寻找自己落下的轨迹。
也许死亡前,我看到最后一幕就是,我手心里的梵文发出蓝光,烙印在外婆的额头上,然后她灰飞烟灭。
“在那栋阁楼里,我闻得到外婆对你的思念。妈,晓晓求你,回去看看她好吗?”

全本完。

共 489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结构和情节内容似乎正好应证了标题,有一种“回旋”的味道。作为一篇灵异小说,它的情节并不是特别灵异或者悬疑。但是就小说的主题来说,它是比较成功的。也许读者所看到的以及作者想表达的是一种“孝义”,不管怎么样,作为子女都应该常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亲,不管你心中的恨有多深。这应该是小说最鲜明的一个主题,也是大时代环境下所需要的一种主流思想。但是编者认为,它的闪光点应该在于另外一个主题:理想是神圣的,是值得用生命去奋斗。当然前提还需要理智。小说中,“外婆”为了舞蹈,放弃了自己的女儿,就算死后,亡魂依然还在舞蹈。也许,放弃女儿并不是这个时代可取的,但是这种追求理想得精神是可嘉的。所以,这篇小说的主题应该具有双重性。欣赏了!倾情推荐。【编辑 八月二十七】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08 00006】
1 楼 文友: 201 -08-28 19: 5: 5 不过我觉得里面有一个地方的描述,存在思想上的局限性。那就是 我 通灵之后,在阁楼上 外婆 让 我 跳舞,而 我 在挣扎。这种长辈所喜欢的东西强加在后背上,带有典型的封建局限性。。。兴许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再次问好作者。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快速止泻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