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无限之至尊巫师 一百二十六章 终末之日

发布时间:2019-12-05 03:40:11

无限之至尊巫师 一百二十六章 终末之日

黑暗HP世界,2019年9月19日。

赫敏?简?格兰杰?沙菲克在寂静中醒来。

今天是她40岁生日,心中泛起淡淡的开心,小目标达成了,人类多撑了15天,计算没有偏差的话,今天会是最后一天。

没有使用清理一新,她冲了个热水澡。尽管洁净的水始终对她是无限量供应的,但她还是以身作则,已经一年多没有真正洗过澡。

洗澡之后,轻轻挥挥手,魔法微风拂过,水珠尽去,身体变得干爽。

从衣橱中拿出真空打包的服装袋,取出已经十分显旧的猎装穿上。

这是凯恩送给她的唯一的衣服。

那个蠢货,先后送了了她四套法师甲胄,如果不是她提醒,恐怕还会有第五套。也只会有五套,送她猎装的那年,凯恩就战死了。

嫁给凯恩之后,她才知道,凯恩对她有不小的成见,首先就是圣母,其次是大湖伏击事件留下的后遗症,在另外一个平行宇宙,受古神蛊惑的自己,以诛灭邪恶的名义,起义倒戈,间接造成了凯恩战死于深渊之役。

背叛,这个概念对这个世界大约是最具讽刺性的冷笑话了。

从寝室出来,在客厅里听到了细声细气的声音:“夫人,早餐准备好了。”

寻声看过去,是奥萝拉,对于这个12岁的小姑娘,她还有些不太习惯,以前一直是家养小精灵钢镚伺候的,但钢镚一个月前虚弱而死,说白了就是节食太久,饿死了。

这是又一个讽刺,近乎无所不能的巫师,并不能利用魔法凭空造水和食物,只能是聚集和催生,偏偏性价比很低下。

看了看骨瘦如柴的奥萝拉,那眼睛深处对食物有着掩饰不住的渴望。

事实上,允许奥萝拉来服侍,也不过是为了避免她不至于饿死或被杀死。

但也不过是在痛苦中多煎熬一些时日,奥萝拉并没有通过基因测试,死亡已经注定。

“早餐我就不用了,中午也不会回来。”

奥萝拉低声应了一声,前往寝室收拾房间去了。

赫敏看了一眼奥萝拉的背影,快步向外走去。

她知道自己不吃早餐,奥萝拉也不会吃,而是会拿去给她的6岁的弟弟,假如她的弟弟还能剩下一点的话,那才是她的。

穿过冷光森森的洁净走廊,进入餐厅,大约百多名健硕魁梧的战士正在伏案大嚼。

见她进来,纷纷起身打招呼:“MyLady!”

她伸手示意战士们坐下。

“秩序生命。”

“勇气与荣耀!”战士们几乎是本能的大声回应。

这是最后一支凯恩卫队,这餐之后,他们将开往前线,战死沙场。

穿过餐厅,再拐过一条走廊,进入战殿,空阔的殿堂因林立的雕塑而显得狭长。

已经没有护旗官再点燃战团火炬,有的只是一面面披了黑色绶带的条形战旗,整个战殿森寂的宛如灵堂。

赫敏缓缓地从中央的红色地毯上走过,每一面战旗,甚至每一尊雕塑都能勾起回忆。

战殿门口,瑟琳已经在那里等候。

对于瑟琳,赫敏多少有些内疚。她欠瑟琳一个尊严的死法。

她还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瑟琳就已经是凯恩的侍卫。

她是凯恩的迷妹,偏偏凯恩对她有心理阴影,外加嫌弃她年纪小。

她那时也确实干瘦青涩,因此对身材脸蛋都一等一、每天跟在凯恩身边形影不离的瑟琳十分吃味。

这份小心思,直到婚前一直存在。

她有时候觉得,若非她暗中影响,以至于瑟琳没能及时突破血族的束缚,沙漠神庙之战,凯恩就不会因瑟琳根本没有参战实力而将她留下。

或许瑟琳就算实力爆发式成长,仍不能挽救凯恩战死的结局,但追随凯恩战死,至少是一名近卫应得的荣耀。

两人乘坐升降机前往地表,通过剔透的晶幕,能看到巨大穹隆中的情形。

她至今记得第一次来魔索布莱城时,见到宏大魔幻的穹隆景象时的震撼,她尤为喜爱幽光草海。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草海,有的只是一艘太空船,最后一艘,不久后就会驶往太空,汇合驻留在日地拉格朗日L2点驻留的舰队,踏上漫长的流亡之路。

在前往地表的路上,瑟琳汇报了下情况。

基本都是坏消息,其中就包括苍炎公爵卡林?席勒及其夫人战殒的噩耗。

赫敏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脑海中则回想起在霍格沃茨就读时的点点滴滴,绰号叫做瘦猴子的卡林跟凯恩是同级,却因为瘦小寡言而总被当作一年级,连续四年被当作一年级新生,也算创了纪录。

当年没谁能想到,在国王十字站遭遇恐袭而流了大约1000CC血的瘦弱男孩,因那件事的触动,而成为后来四天王之首。

实际上那次事件,促成了两位天王的诞生。另外一位就是四天王中最豪勇的鲁格?兰博德。

同样是变化巨大的让人眼镜片碎一地的奇人,从一个害羞腼腆的小胖墩,变成喜欢开无双的直男猛将。

就在地表野泽园城堡主厅门口,赫敏见到了倚门吸烟的鲁格。

极度厚重的晶岩甲胄也不能遮掩鲁格肌肉虬结的健美身型,他光着脑袋,金色的刺青自脑门而下,覆盖了左眼,这就是大地战神魔纹的一部分。

鲁格有着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眉毛弄粗,留着微微前翘的一小撮山羊胡,并不漂亮帅气、但很Man。

他有很多绰号,撸哥、奎托斯二世、蛮巫等等,不过他本人最喜欢的是41号墓地,简称41号。

这个绰号的由来是他在参加凯恩组建的战巫俱乐部后,连败41场,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再败,除非我死。”

从此再未败过,早些时候也有险些就能败他的,都被他不要命的疯魔作风惊到了,就是个对战练习,至于这样吗?

但后来就真的再没人能战过他了。他的技术和头脑都不是最好的,但却绝对最英勇无畏的。

随着局势恶化,鲁格已经送走了一支又一支战团,每次都是带领战团杀入敌阵,而最后独自一人回归,被称作吓跑死神的男人。

不过今天,赫敏从鲁格花岗岩般的坚毅的神情中读到了疲倦和落寞。

鲁格叼着烟斗狠狠吸了一口:“卡林是个很无趣的家伙,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先走了。这是最后一场了吧?”

赫敏点头道:“最后一个战团,最后一场。你不打算去远方看看?”

“在空荡荡的漆黑中慢慢爬行,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想想都无聊。老死在病床上的战神,太丢脸了。”

这时,武装齐备的凯恩近卫团,已经从另外一个出口列队行出,每个都穿着书写满金色行星秘文的战袍,背着代表骑士的条形燕尾旗。

鲁格见了哈哈一笑,探手捏碎烟斗,甩做一片火灰。

一边大步流星走过去,一边洪声道:“近卫团黑暗骑士,你们逼格一向很高,不要让老子失望才好。”

“誓死杀敌!”近卫团的战士们大声吼。

“嗯,不能达成千人斩的,可是战死都会被我小看哦!”说着就见鲁格手一招,直接从大地中起出一柄斧面如同圆桌大小的厚重巨斧,一声雄吼,激起金色的三角光环,不仅他自己,就连近卫团战士,也都拥有了光环护身。

宛如一辆辆战车般,气势非凡的渐渐远去。

轰轰轰!

魔导巨炮射击,璀璨的光华照亮了周遭,仿佛是为鲁格一行送行。

赫敏知道,只有前线的战斗团队撑不下去,实施‘向我开炮’,魔导巨炮才会进行这种自由射击,而不是齐射。

赫敏知道

,这是她最后一次见鲁格?兰博德。

“仅是今生。”她在心里加了一句,然后向着延绵的营帐方向行去……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汕头包皮过长那个医院好

临汾市荣军康复医院怎么样

长春头皮牛皮癣的医院

聊城牛皮癣治疗方法

快速心律失常怎么治疗方法
老年人乏力适合吃什么
心房颤动会引起什么病
参松养心胶囊是热药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