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摘星大陆第一百四十六章拜访

发布时间:2020-01-29 18:23:46

摘星大陆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拜访

第二日清晨,黎明的曙光diǎn亮窗口,连晨十分自然的从冥想状态脱离而出,看向窗外充满希望的朝阳,起身而出。

街道上依然冷清无比,但是比起入夜时的荒无人烟死寂一片还是强上太多。

随手在街边摊位买了两个肉包,问清了城主府的方位,连晨双手捧着冒着热气的包子一边行走一边小心的撕咬着。

路不远,但也不近。站在城主府门口的时候,少年刚把两个肉包吃完,将包裹的油纸所以弃置在一旁,向着门房递交了拜访之意。

不过片刻,连晨便被恭敬无比请入了城主府的正厅中,有上好的茶叶端上来。而根本没过了多久,落叶镇的镇守,一位消瘦的中年男子脚步匆忙的踏入房间之中。

“少侠想必就是光明神殿派来,来我们落叶镇调查镇民失踪的特使吧!真是麻烦了!”

落叶镇的镇守一脸谦和的笑容,快步上前来向着连晨执礼问好,态度恭敬的让连晨都诧异不已。于是少年赶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回礼。

“不麻烦,这也是我的职责与任务。”

落叶镇守完全没有因为连晨的年轻便对少年有任何的轻视,反而因为少年的年龄对少年更加尊重。要知道这是光明神殿委派的任务,既然光明神殿敢将一格如此年轻的少年派遣过来,那就説明光明神殿认为这个少年有着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能力。

自己的境界初入通玄,无法解决镇民失踪的谜案,那么面前的青年能被光明神殿委派下来,岂不是説至少拥有通玄境的实力?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境界,未来可以説前途无量!落叶镇的镇守当然要表露出恭敬的姿态。

双方寒暄了片刻,连晨终于慢慢适应了落叶镇守的态度,变得从容了起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我这次前来只是为了向镇守大人问个好,表明一下自己的来意,以免日后在落叶镇中闹出什么误会。”

“当然不会有什么误会,您可以随意在落叶镇中行走调查。”

消瘦的中年人一脸和蔼的笑着,表达着自己的善意,端坐下来,一脸谨慎的小意,向着连晨问道:“不知您对这次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咳咳……”连晨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依旧还是不太适应被一位年长自己太多的中年人以敬语相称,略微尴尬的説道:“暂时没有什么看法,我不过刚刚来到这里,对事情的始末还都不太清楚。”

“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为您详细描述一遍发生在落叶镇的这些事件。”落叶镇守诚恳的望向少年,目光之中充满了恳切,毕竟落叶镇是他的辖区,镇中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件,全镇上下现在人心惶惶,他这个镇守的日子也颇为难过。

连晨diǎn了diǎn头,杯中的茶叶漂浮然后缓缓的沉淀到了杯底,能够多了解一些情况自然是好的,所以没有道理拒绝镇守的好意。

“半个月之前,有一位住在城镇边缘,依靠打柴为生的农夫在山上失踪,当时他的家人上山寻找,没有发现半diǎn痕迹,这是第一起失踪事件。”

落叶镇守的眼睛眯了起来,回忆着整件事情的开端。

“当时这起事件的卷宗也落在了我的手中,但没有引起我的注意。要知道落叶镇周围的山林之中虽然没有什么可怕的妖兽,但还是有一些大型的猛兽,一位普通的打柴人,在山间被野兽袭击悄然无声的死去似乎十分合理。”

连晨也diǎn了diǎn头,确实,这样的开端也太过简单,一位打柴人的生死,无论发生在哪里都不会引人注意。这是一个以修行者为尊的世界,寻常百姓的姓名,显得太过微不足道了一些。

“然而又过了一天,依旧是发生在落叶镇的边缘,又有一位猎人彻底失去了踪迹。而这位猎人有着多年的狩猎经验,经常穿行在深山老林之中,虽説不懂修行,但对于野外生存和自我保护的意识应该还是比较完善的。巧合的是,这位猎人的日常活动范围与之前那位消失的农夫的打柴轨迹有一些交叠之处,这便引起了我的一些关注。”

落叶镇守消瘦的脸上充满了唏嘘和感慨,继续説道:“当时我以为落叶镇附近的山林之中出现了什么妖兽,于是带队前往探查,可踏遍那两人失踪的范围,都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痕迹。”

连晨在一旁不言不语,思绪有了一丝的偏移。摘星大陆之上,自古以来便是以人魔两族为尊,霸占着大陆几乎全部的土地。一些妖兽虽然强大,甚至有的妖兽有着堪比人类灵境强者的实力,但无奈面对着太过强势的人族和魔族,只能退避,在大陆的边缘、人魔边境的夹缝中苟延残喘的生存。

而一旦人类帝国境内有妖兽活动的踪迹,便会有人类修行强者追查而至,将其灭杀。所以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人类帝国境内,几乎再也难觅妖兽的影子。

若是落叶镇周围中出现了妖兽,那倒是可以顺理成章的解释之前两人失踪的事件。不过若是有妖兽出现,那必然会在山林之中留下一些特有的痕迹,比如爪印、粪便,但经过落叶镇守的探查并没发现这样的痕迹,那也可以将妖兽出现的可能基本排除。

“在四周山林无功而返的我,回到城主府中,却又接到镇民失踪的消息,这次则是发生在城镇之中,一名酒徒在酒馆饮酒之后,消失在了回家的途中。”

落叶镇守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次的事件发生在镇里,那位酒徒归家的路段虽説偏僻,但也绝对不是妖兽可以肆意出没的地方。将这三起失踪事件联系起来的我,终于对此有了一些重视,然而过了还没有一天,又有一家三口,在自己的家中人间蒸发!”

“前来报案的那家的表亲,那天清晨他按照约定上门拜访,却发现房门大开,房屋里面的干净整洁,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财物也没有丢失,但就是人不见了。”

指尖轻轻敲着桌子,听着镇守的话,连晨陷入了沉思之中,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基本已经可以确认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了。

“这六人的失踪事件便让我忙的焦头烂额,要知道,这样的无故失踪可是要算在死亡名单里的,虽説落叶镇每年的意外死亡名额并不少,但无缘无故用掉这么多,还是无法和上面交代。”落叶镇守脸上的愁容乍现,颇为无奈:“可我没想到,这诡异的事件才刚刚开始。”

“两位安禅宗的先天弟子失踪在从山上的宗门返回落叶镇的途中,一位菜农消失在自家的菜地里……每天都有人在无声无息的消失!”落叶镇守脸上感慨不已,愁眉不解:“而这些失踪的人,没有留下一diǎn的痕迹,无论是血迹、打斗的痕迹、还是脚印什么的,一概没有。仿佛这些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最近一起的失踪是什么时候?”连晨的手指停止了敲打,望向镇守一脸的严肃。

“前天。”镇守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的説道:“城中一名杂货店的老板,消失在进货归来的途中。”

“这样么?”连晨稍微沉吟了片刻:“不妨我们去现场看看?”

“可以。”落叶镇守果断的diǎn了diǎn头:“不过可能您要失望了,因为真的没有一diǎn痕迹。”

连晨缓缓的站起身,英俊的面容上掀起了一丝微笑。

“总得去看看,不是?”

……

“那位杂货店老板在镇南与行脚货商进行了货物的交易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不过他只能是按照这条路往回走的,因为那个时间段,其余路上还都有行人经过。”

站在落叶镇边缘的街道之上,四周荒无人烟,只有镇守和连晨两人,立在朝阳之下,显得颇为突兀。

“这一段地面是坚实的石板铺成的,所以没有脚印。”

镇守转过头来,向着连晨低声解释,消瘦的中年人脸上有了一丝的疲惫和倦意,经历了这一系列事件,整个人都苍老了几岁。

“走走看看?从这里走回那间杂货店。”连晨脸色还算平静,缓缓的提出了自己建议。

“依您的意思。”镇守随意的摆了摆手,显然对此没有报以任何的希望,这段路他已经走了好几遍,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这一段路并不长,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果然不出镇守的预料,两人再一次走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连晨站在杂货铺的门口,看着紧锁的店铺,陷入了沉思之中。

能够让一个人轻易的失踪,而不引起任何注意,事后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抹去所有踪迹,或者説根本就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连晨的眼睛眯了起来,严肃而认真,充满了凝重。

对方的手段,真的很高明啊!

重庆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
包头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南宁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杭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