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六百四十五章 陷害

发布时间:2020-01-16 18:28:12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六百四十五章 陷害

秦冲走入大殿,里面金碧辉煌,面北立着数代盟主的牌位,王座上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金袍金带,脚边窝着一只花豹,一双碧瞳仿佛燃烧着的两团鬼火。

左右两侧或站或坐大约有十几个人,一个个带着审视的目光。

“鄙人秦冲,带着部下十三人特来拜见盟主大人,誓为天盟荣耀而战斗不息,请赐予忠诚的勇士以荣光!”秦冲站在圣殿外沿,仰头和王座上的老人对视。

“我一直很期待和你的会面,今年是这个国家最为动乱的一年,你走到这里也确实不容易,在坐的诸位都是天盟的顶梁柱,你敢公然和豪门叫板,在几次交手中还不落下风,勇气可嘉。”秦冲从怀里拿出一件东西,

“这是天盟令牌,金家的唯一合理继承人金燕儿是我的妻子,从这一层牢不可破的关系上讲,金家在天盟的席位将由我来继承。”秦冲表述道,惹得坐在下席的麻雀脸色有点难看。

老人虚空一抓,令牌到了他掌中,随意地扫了一眼,

“这东西确实是金家的,你的要求合情合理。麻雀,你可有什么话讲?”麻雀站起身对着老人行了一礼,

“东域眼下兽乱横行,如果不是我拼死抵挡,兽潮会蔓延到中域和北域上来,过去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历史,甚至天盟都是为此才建立起来的。我为天盟流血,如果只凭他手上一件东西,就要拿走我的一切,说句大逆不道的话,那天盟底下众将士人人该反!”左驹见此站出来道,

“我家主人跟盟主要的是天盟席位,一份身份上的认可,东域土地在兽乱尚未平息之前,我们绝不会侵犯一寸土地!”秦冲附和地点头。

老人摸着花豹的头,沉思半响,

“行我令,谁也不准再这个时候打麻雀的注意,谁动,谁死!”麻雀得意地看了秦冲一眼,忽然话锋一转,

“秦冲继承金家席位的事儿万万不可,斗胆禀报盟主大人,秦冲动机不纯,来历不明,不可不防!”

“空口无凭,可有证据?”老人问道。

“有!”太叔横早就等不及了,

“昨日传来的消息,西门朽木已经灭亡,秦冲曾在庞靖的手上效力,拜师于荀禄,更有意思的他来北域选择的这个时机。如果我是庞靖,自然要在天盟内部,在我们眼皮底下放一根钉子,他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目前秦冲手上有不少西门朽木的旧部下,骨干成员有鳌亥、刑豪、铁男等人,这些人在秦冲脱离庞靖之后便纷纷加入,没有他们的相助,他不可能用这么短的时间横扫中域。”太叔横侃侃而谈,

“鳌亥最擅长的就是暗棋,西门朽木之所以败的这么惨,就是因为内部有一些是他的人。我甚至怀疑狮王早就跟庞靖串通好了,配合秦冲来演一场大戏。最有意思的是——秦冲来北域之前和黑龙王结盟,黑龙王仅仅只有一座城而已,以秦冲的力量吞掉它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罢了。为何要结盟?结盟的意义在哪儿?这几封信是当年庞靖和黑龙王的私下信函,庞靖叛出天盟之后曾几次邀请黑龙王和他同去西域发展,可见两个关系的不一般。”信件被老人抓在手上,很快便看完了,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秦冲和黑龙王结盟的意思,暗指出了一点,他是庞靖的人,庞靖和黑龙王私交甚好,本质上就是一伙的不可能打起来。当秦冲北进来到这里,得到盟主的赏识给钱给人,用金燕儿这个点来明目张胆地对付麻雀,试想一下,如果东域也被他占领了,那么庞靖控制西域,黑龙王代管控制中域,秦冲取下东域,这三方是一条链上的,一旦联手,我们要面临被三面夹击的下场,其结果不堪设想!”

“此人歹毒,决不可留!”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跟道。

“真是好大的局啊,层层相套,心机之深让人害怕。”又有一个白眉毛的老头开口道:“他的嫌疑太大了,我们不能冒这样大的风险,中域应该由我们信任的人来掌控,他是从国外来的,老夫建议把他驱逐出去!”太叔谭是太叔琼的父亲、太叔横的大伯,也起身语重心长地说道:“盟主大人请慎重考虑,我认为麻雀对天盟忠心耿耿,对这个姓秦的可靠的多。盟主也大可以考验他一下,让秦冲去攻打庞靖,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鼻孔出气。”这个主意又狠又毒,庞靖谁都知道不好惹啊,秦冲以目前的实力去碰,十有八九会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再坐的也不尽是站在太叔家一边的,有人顿时不满道:“这太强人所难了,庞靖是天盟的大敌,应该我们大伙联手去对抗,就派一方势力去,这不是把人往火坑里面推吗?”太叔谭摇头道:“我们也可以出兵,只是要他来打头。他和炎王关系貌似也不错,当年炎王跟庞靖可是很投脾气的……”这太叔谭是要把一大帮人都拖下水,总之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欢迎秦冲的占大多数,流言本来就害人,更不要说是由一大群人讲。

左驹没敢轻易张嘴,万一哪里说的不得当会被人抓住把柄,对面的猜测也有一定的依据,几个人的人物关系之间的解读也很巧妙,金燕儿也确实是在秦冲还在庞靖手底下做事的时候认识的,在过渡的解读之下,版本就变了,变成秦冲故意去救对方,并且夺走了女人的心,欺骗了他的感情。

有时候一张嘴能颠倒黑白,盟主再睿智,他常年都住在山上,外面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都了若指掌。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秦冲坦然道,

“我不否认和庞靖的过往,也不否认和黑龙王的交情,以及和炎王之间的真情意,我有证明自己洗脱嫌疑的方式,只是这件事,我斗胆希望和盟主大人一对一聊!”

“你确定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吗?”

“是的!”秦冲沉声说,

“如果我没有说服你,那就等于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的好了!”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口碑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专家
安庆牛皮癣专科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那家好
深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