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七百八十三章 有眼无珠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0:55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七百八十三章 有眼无珠

“师尊,我们为什么不用飞的,就是像是那天老爷爷和大哥哥一样,带着我们在天上飞,你是不是不会飞?”阿珠好奇的看着白晨。

她很喜欢在天上飞的感觉,只是,自己的这个师尊好像从来不带自己飞。

这是她不能理解的,也许她连师尊这两个字的意义都不明白。

“阿珠,不要乱说话。”阿山对白晨还是非常的敬畏的,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懂得什么叫做强大,什么叫做敬畏。

“行万里路,便是你们的第一堂课,你们作为孩子,要用自己的双脚双手,将父母的骨灰送回到故乡,这是为人之道。”

“可是……师尊,我有点走不动路了。”阿珠的年纪毕竟还小,小笨丫子一天要走几十里路,实在是太难为她了。

白晨看着楚楚可怜的阿珠,拿出一枚开天碎片。

这是四绝锋中的开天碎片,虽然四绝锋的道已经归于天地,不过开天碎片却被白晨保留了下来,如今这枚开天碎片不再是四季之道,而是纯粹的道,也就是没有属性的道。

白晨窜了一个链子,然后挂到阿珠的脖子上。

“现在还累吗?”

“咦?好像不累了。”阿珠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好轻松,所以的疲乏酸楚都烟消云散了。

“师尊,这是什么?”

“开天碎片。”

阿山依稀的记得,好像有人说起过开天碎片,不过又记不起来是什么东西。

“师尊,那我有没有?”

“回头我再去找一个给你……不过,我们今天就这里休息吧,去抓两只山兔来。”

“……”

阿珠的脖子上挂了一颗开天碎片后,精力就像是用不完一样,上窜下跳着,就跟小猴子似的。

这个年纪的她正是天真浪漫的时候,白晨不会去约束一个孩子在这个年纪,去做或者去学一些违背她本身意愿的事情。

相对而言,阿山就要稳重很多,或许也是因为到了这个年纪,懂得多了思索的问题也就多了。

阿山抓了两只山兔,出来逃难的时候,父母带着他一样是他去抓山兔,山里的孩子对此特别拿手。

“阿山,这东西你先拿去看,一边烤兔一边看。”

“师尊……我……我不识字。”阿山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这东西没有字。”白晨笑着说道。

阿山翻看着白晨给他的书,上面全部都是人体各个动作的图画,都不算很难。

阿山开始一边拿书一边模仿着动作,阿珠看到自己哥哥的动作,也跟着做。

不过这书上的动作,是白晨特意为阿山创造出来的,对其他人是没有效果的。

一般大能就已经能够创造出一套独一无二的功法,白晨自然也不例外。

阿珠并没有修仙的根骨,这难不倒白晨,给阿珠脱胎换骨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白晨更愿意多花一点时间,给阿珠创造出一套,不需要改变就能够修炼的功法,而不是去改变阿珠的根基。

改变就意味着需要去适应,这就像是输血一样,也许输的血可以匹配,却不代表最适合。

而且改变的过程,可能非常的痛苦,白晨没有让自己的弟子去承受与忍受痛苦的习惯。

“阿珠,你将来想变成什么样的人?”

“什么叫做变成什么样的人?”阿珠眨着大眼睛,满脸的困惑:“阿珠以后会变成其他人?”

白晨拍了拍脑袋:“那你以后想做什么?”

“做什么……铁匠……吧……”阿珠也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白晨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为什么要做铁匠?”

一个三岁的女孩,说自己要做铁匠,白晨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阿珠了。

“因为爹说村子里的铁匠阿伯最有钱,只要学会铁匠的手艺,去哪里都能混口饭吃。”

阿珠和阿山的家境很不好,阿珠从很小的时候,就尝试过饿肚子,对她来说,饿肚子是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后来她的爹爹随口的一句话,却让她永远都铭记在心中。

“呵呵……你要做铁匠吗?”

“嗯。”

“那除了铁匠,还想要做什么?”

“唔……”阿珠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毕竟认知有限,对她来说,可能铁匠就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阿珠,你就学炼器好不好?”

“炼器是干什么的?有铁匠赚钱吗?”

“比铁匠赚钱。”白晨点点头说道。

“那以后阿珠和哥哥就不用饿肚子了,是不是?”

“再也不会了。”白晨很认真的说道。

“那阿珠就学炼器。”

“师尊,炼器难不难?”阿珠有些不自信的问道。

“难,你学吗?”

阿珠很纠结着拨弄着两根指头,低着头在那里嘟囔了一阵。

“学,学会了就不用饿肚子了,哥哥就不用天天抓兔子给我们吃了。”

一旁的阿山一阵无语,跟着自己的这位师尊,怎么可能饿肚子。

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觉得白晨是在考验他。

他们所过之处,全部都是空城,一个人影都没有。

整个大沽国如今都已经沦为了荒土,所有人都已经被无极傲妙天的修士屠杀殆尽。

而后来的最巅峰的大战,更是将大沽国的疆土都瓦解。

空气中的灵气都变得无比的狂躁,修士更是不敢踏足这片土地。

不过因为白晨后来将四绝锋的道归于天地,这片土地很快就被自然的力量所覆盖,虽然修士难以忍受这里的环境,可是却能够成为野生动物的天堂。

白晨正抱着阿珠坐在林中树下休息,阿山则是盘坐在不远处,面前摆着那本画满图画的书。

这时候,天空中却是掠过几个身影,那几个身影去势极快,过去了十几息的时间,又折回白晨三人的上空,然后落了下来。

落下一共四个人,三男一女,为首的是个中年修士,留着山羊胡,背后背着一对宝剑,修为有应该是初入天人境,算的上不俗。

其他三个应该都是他的后辈,天赋都非常不错。

“这里怎么还有活人?”

一个年轻的弟子开口说道,看向白晨三人的时候,都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

不过他也有骄傲的资本,四百年化神期,他的天赋可以说是万中无一。

阿珠怕见生人,立刻将脑袋埋在白晨的胸口里,不过四个人却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阿珠脖子上挂着的那颗晶莹的石头。

阿山则是收起秘籍,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四个人。

“将那丫头脖子上的那串拿来我看看。”年轻修士第一时间叫道。

他并没有认出是什么东西,不过直觉的感觉到那东西不错。

他以前也遇到过,一些天材地宝落在普通人的手中,只不过普通人识别不出来,只当作普通的东西。

只需要付出一些很小的代价,就能从普通人的手中获得。

当然了,如果那些人拒绝了他的要求,那么他不介意换一种方式。

阿珠很害怕,躲在白晨的怀里瑟瑟发抖。

眼前这几个修士给她的感觉非常的不好,让她回忆起了不好的经历。

白晨抬起头,看向那四个修士:“你们吓到我的弟子了,给你们一个机会,滚远些,越远越好。”

那年轻的弟子气到发笑,其他两个同门亦觉得好笑,反而是那个中年修士,却是眉头紧锁的看着白晨。

他试图从白晨的身上看出一点什么,可是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眼前这个人,要么就是修为深不可测,比他高出太多,要么就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普通人。

“不识好歹。”年轻的弟子指头一点,一道剑光射向白晨。

只是,飞剑却凝在白晨的面前不足一尺,再也无法寸进半分。

年轻的弟子脸色惊变,遇到高人了!

不过他虽然惊异,却不担心,毕竟自己师尊就在自己身后。

“彦士,退下。”中年修士轻喝一声。

白晨轻轻的拍了拍阿珠的背,站了起来:“你们四个全部留下一条胳膊,滚吧。”

“尊驾倒是深藏不露,在下佩服。”中年修士倒是一副仙风道骨的姿态,仿佛世外高人站在面前。

“哦,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先前是在下的弟子鲁莽,冒犯的尊驾,还请恕罪。”

“恕罪就免了,你们几个都不是好东西,纵容弟子行凶,对弟子毫无管教,所以每个人都留下一条胳膊即可。”

“尊驾未免太过蛮横了吧,我弟子的确有错在先,可是你不是也毫发无伤么?”

“若是我没有反抗之力,你的弟子会留我的性命么?”

“彦士并无伤人性命之意,只是和尊驾开个玩笑而已。”

“这样啊……是开玩笑吗?”白晨笑了笑:“那我也与你们开个玩笑吧。”

突然,一个身影落了下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玄音子到来。

“前辈。”玄音子看到白晨的时候,顿时喜出望外。

“你怎么来了?”

“晚辈是听闻您在这附近,所以特来寻您的。”

玄音子看了眼旁边的这几个人,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

“前辈,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

“冒犯我的人,我让他们斩断一臂,他们并不是很愿意。”

“那么就由晚辈代劳?”玄音子问道。

“既然他们不愿意自罚,那你就代劳一下吧,断他们一臂一腿。”

山西白癜风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需要预约吗
干细胞抗衰除皱,皮肤进入细胞时代!
合肥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汕头最好的人流医院是哪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