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亡灵阶梯第1046章醒来

发布时间:2020-01-29 14:26:33

亡灵阶梯 第1046章 醒来

(还在写,争取完稿。)

看着鲁道夫如此认真的样子,一群都要娶她的队友,程千寻感觉快要疯了。大吼一声:“玛赛斯!”

“嗳~”坐在一旁看热闹的玛赛斯甜甜地应了一声,把她给气的。

“你要想办法解决。”她也只有施压给玛赛斯了。

“哎呦,我的女王,我只管让他们清醒过来,你能嫁人,可管不了你嫁谁呀。”玛赛斯推脱起来熟练得很。

她可不管,现在语言不通,也只有玛赛斯能轻易地和队友交流,光靠她的嘴,啥都说不清楚。于是指着玛赛斯:“这件事你想办法解决,否则的话。。。”

“怎么样?”玛赛斯笑呵呵着:“不结婚了?索性全都收了,哪个和你胃口就嫁给哪个,不就成了!”

玛赛斯一说,几个队友都叫了起来,虽然西方人比较开放,但几个男人住在一起共享一个女人,还是无法接受的。

什么呀,这下把她给气得,走到桌子前,对着玛赛斯虎这个脸:“我就去死,自杀的人可上不了天界,只能下地狱,到时候有本事将我彻底弄死,否则我要你好看。能真永远安息也好,不会为了那么多的事情烦,我早就活得不耐烦了!”

说完扭头就走,留下队友和玛赛斯。随后背后的队友爆了,围着玛赛斯叽里呱啦的。

到了房间,她故意将门重重地关上,“呯”的一声,让楼下的声音暂时停顿。坐在床上,她微微叹气,原以为一切都会好,结果越来越麻烦,冥界的魔鬼一贯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样做也算是他的本色。

但这种麻烦已经难不倒她了,大不了一死。玛赛斯当然不敢逼死她,哪怕冥界过得去,天界不会允许。

“呦~”一声长长的稚嫩声音响起,一道粉红的光芒从跟前转着圈的略过,最后停在了对面的桌面上。光芒灭掉后,身穿着粉红色娃娃蕾丝裙,手里拿着小权杖的阿赛斯出现了。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小精灵呢。

“阿赛斯呀。”程千寻觉得有点累,随后看着阿赛斯的权杖:“这,怎么折断了?”这权杖的头部断了,用胶带修补链接的痕迹相当的明显。

阿赛斯侧头看了看折断的粉红权杖,苦着脸:“都是主人。。。钱只够修补好他的宝座,我的权杖,嘤嘤嘤。。。”说完就坐了下来,双手抹起眼睛来,萌极了。

暴躁的阿巴顿,看来又发作了。还真可怜这个小东西,长得那么可爱,还天天挨拳头。

程千寻微微叹气:“好了,别哭了,你来干什么?”

阿赛斯不哭了,微微昂起头,奶声奶气地说:“阿巴顿大人信任我,叫我来处理你的婚事。”

她一个苦笑:“说实话。”

“好吧~”阿赛斯将折断的权杖夹在腋下,手指对对对着:“主任欠玛门大人租金,把我压在玛门大人那里,玛门大人知道玛赛斯喜欢玩,就是派我出来帮你,解决了可以抵消一个月的房租。”

弄得她啼笑皆非:“才一个月,至少一年才对。”

“我只值这点,但也不错了。”阿赛斯挺直了小小的腰板:“利赛斯也最多值一个半月的房租,他正在楼下说服你其他的队友,让他们放弃呢!”

利赛斯也来了?这个丑到分辨不出男女的巫婆样总管,说不定有什么招。她笑着:“至少比你多值个半个月房租。”

“那当然!”阿赛斯很是自豪地道:“毕竟利赛斯吃的比我多,薪资也应该高点,否则养不活他。”

这下她彻底乐了,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

“放心休息,我们会搞定的。”阿赛斯挥舞着破权杖,权杖上的红色鸡心洒出来一些漂亮的粉色星星,她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沉沉地睡着,就听到有人在喊:“千寻,醒过来。。。”

谁,声音好熟悉。。。她能看到的是四周黑暗一片,哪怕脚底也是一片黑暗。又一次的回到了虚无中?那是死后的世界,也可以说是另一个世界。

“千寻~”前面有人呼唤她。

她抬起了头,顿时欣喜万分:“冥王大人。”虽然有着很多很多的话,但一时却说不出来。

黑暗中,冥王巨大的身影出现了,他没有戴上帽子,让俊美异常的脸肆意地在黑暗中发出银色的光芒。虽然此时他黑色的眼眸依旧深不见底,但凝眸深处透露着温和:“你完成了使命,坚持到了最后,没有让我失望。。。醒来吧,去过完你的人生。。。”

“冥王大人。。。”她看着冥王又一次往后飘去,消失在黑暗中。

“程,程~”一声声的催促,将她唤醒。她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立即被各种各样的语言所包围,光英语就有好几种。

她迷茫地左右看了看,四周站满了人,都是以前阶梯上的人。有些是头几关就死了,有些坚持到比较后面。警察泰德、特工里欧、国际刑警哈罗德、业余拳击运动员霍根。。。还有好多,但大多已经忘记了。她是路盲加脸盲,记不住人。这些人看到她醒了,都一个个欢呼雀跃,很高兴的样子。

斯内德坐在她床前,胡子渣表明他至少三天没刮了,通红着眼睛,紧紧握着她的左手,而她的右手上挂着盐水瓶。

“太好,终于醒了!”玛赛斯激动异常地双手握紧着,狠狠地对着站在旁边,已经变成十岁女孩大小的阿赛斯骂:“都是你,那根破权杖告诉你不要用不要用,差点把她变成睡美人。”

阿赛斯手指对对对着,带着万分的委屈:“不是这样。。。其他人同意放弃不。。。”

“你还说!”玛赛斯作势要打,但咳嗽两声后,装模作样地道:“我可是贵族,不打女人和孩子。”

“程~”斯内德紧紧握着她的手,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是我多嘴。。。”穿着一身黑色道袍般,算是最象冥界里样子的利赛斯,阴阳怪气地道:“再不赶紧的,就要错过结婚了,申请后又要等,而且她的签证明天要到期了。”

斯内德一听,立即跳了起来,剥开人群,打开门喊着。

鲁道夫上来,帮她拔了输液针头,扭头用英语喊了一声,意思搞定了。

斯内德转身就跑了过来,一把抱起了她,发了疯地往外面跑去。。。这下她也看清楚了,这里是医院。难道说,她睡过去后,就一直睡着?

一路上的医生护士还有就医的患者,就瞪着眼睛,看着斯内德抱着她往外冲,而身后一大波的人跟着一起跑。

斯内德抱着她一路跑到停车场,刚跑到,门就开了,里面坐着玛赛斯和其他两个总管。

“不要急,还来得及。”玛赛斯笑盈盈着:“一定会让你们结成婚的。”

斯内德一愣后,将她塞进了车里,随后跑到驾驶室里,开车就往市政厅去。而后面乱成了一锅粥,医院有租车点的,这些以前的队友全都发了疯般的抢出租车,也不管什么先来后到了。

在车上,三个总管说清楚了这些天发生了什么。因为阿赛斯的破权杖,让她一睡不醒,反而因祸得福。原本吵吵闹闹、互不相让要娶她的队友,一个个都冷静了下来。到后来,终于妥协,只要她醒过来,斯内德娶了她就娶了吧,总比睡一辈子强。

斯内德期间没少演悲情罗密欧,差点让戈登抽自己的耳光,骂自己多事,结果让她变成了植物人。

“所有人都清醒了吗?”她担忧起来,这一路上有不少朋友,但也有不少死敌:“那三个光头,还有杰弗里。”

“呵呵呵,放心吧,冥界也是会保佑好人的。”玛赛斯吃吃地笑着。

那些死敌全部收拾干净了,个个不是死就是坐牢,这辈子出不来了。以前食人魔,被发现家里冰箱藏有被害人尸块,正在特殊牢里,当汉尼拔去了。

食人魔保住了一条命,可三个光头还是去参加了,在烧时,被反抗的人击毙。

无独有偶,杰弗里也是原来的死法,在少年监狱里,他还没有清醒前,就吞下缝衣针,被暴打,针刺入肺部,肺部大出血死了。

玛赛斯两手一摊:“我可是给他机会的,但他还是选择了找死,没办法。”肺部出血,死得相当慢,看来这个小子连魔鬼都不喜欢呀。

“那么他的灵魂安息了吗?”她问。

“没,而且被困在原地当恶灵了。”玛赛斯笑呵呵地:“据说跳楼上吊的恶灵,每当死的时候,会重复一次死时的情况,一直到六十年后,要有人替代才能解脱。冥界也要与时俱进,东方的也可以运用上。”

“到了六十年后,他害死一个人替代他,他可以去投胎,那不是害人嘛。”她有点愤愤不平了。

“不会的,择其善者用之嘛。”玛赛斯拿起小扇子开始扇着,他穿着当然热:“六十年后,冥界会让他超生的,到了冥界还有一百年的火刑。要将他的罪恶烧干净了,才可以交给天界去投胎,重新做人。恶灵留在少年监狱,也可以震慑那些违反乱纪的年轻人,让他们出去后好好做人,不敢再回去了。否则每天半夜,有一个鬼魂痛苦地躺在地上扭曲叫疼,想想就吓人。”

此时市政大楼到了,斯内德体格真是钢钢的,抱着程千寻一路跑上去的,而后面一大波的出租车还有临时拦下的私人轿车也随后杀到。此时已经快接近市政大楼下班时间了。

审核的官员看了看穿着病号服的新娘,以及胡子拉碴的新郎,带着无奈地说了一番话。

“什么意思?”程千寻问旁边的玛赛斯。

玛赛斯没有回答,回答的是阿赛斯:“他说时间安排在早上的,怎么现在才来。”

玛赛斯没有回答的原因是,他拿出一个平板,打开后开始读了起来:“一周前和妻子还有她闺蜜吃饭时,多喝了几杯,偷偷摸了妻子闺蜜的大腿;三个月前捡到了一个包,里面有五千欧元没交公,拿走钱后包扔在大街上;去年八月,度假时和比基尼美女约了。。。”

官员一听,脸色都变了,咳嗽两声打断了玛赛斯的话,拿起了文件,官模官样的开始按照流程办事。

就听到有“呜呜呜”的声音,是阿赛斯拿着剃胡刀,踮着脚尖帮着斯内德剃胡子:“不要管我,你继续。”

“结婚怎么可以没婚纱。。。”利赛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新娘头纱,帮着程千寻戴上。

“吼吼吼,当然我这里也有礼物的。”玛赛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绒盒递给了斯内德,斯内德打开后,是一对戒指。

利赛斯伸长脖子看了看,一个冷哼,阴阳怪气着:“那么小,连钻石都没有,最为富有的却那么小气。”

玛赛斯一个冷笑:“那么你来送,这东西够买几百个戴在她头顶的蚊帐了。”

土豪还是不要惹吧,利赛斯悠悠地道:“至少还送了点,不象某位,不送还刮了一层的毛。”是指剃了斯内德胡子的阿赛斯。

阿赛斯万分委屈地手指点点点:“你们欺负人。。。”

利赛斯找到了个出气的对象:“欺负你又怎么样,原本你就是个受气包。”

“不理你们了。。。”阿赛斯瘪着嘴,随即仰头嚎哭:“为什么我有这样一个主子,又穷,脾气又不好,我要辞职!”

“闭嘴,现在正要结婚。”利赛斯拿着拐杖,敲了下阿赛斯的头。

阿赛斯也只有闭嘴,瘪着嘴,眼泪在大大的眼眶里转呀转。

程千寻笑着伸出手,摸摸阿赛斯的头,阿赛斯立即眯开眼笑,象只猫咪般的舒服地受着,可爱极了。

新娘还需要捧花,雷格尔直接就将市政厅花盆里的花给拔了;一盆不够,好基友史蒂夫帮着一起拔其他的。有人找到一张报纸,将花给包了,递给了程千寻。而市政厅的人,也只有瞪着眼珠子看着这些无法无天,不要脸不要皮的家伙们,运用市政厅所有可用的东西来操办婚礼。

按照流程,宣誓、签名、发证。当办事人员宣布前面的一对新人结为夫妇,身边一片欢腾,“乌拉”声,口哨声响彻一片。

站在市政厅大门前,所有人拿出,纷纷留念,还请路人帮忙,来了个大合照。

“一、二、三。。。”程千寻站在阶梯上,背对着身后的所有队友,笑着将手中的花束往后扔。

“噢~”一片混乱。等她转过身时,就看到鲁道夫和雷格尔都抓着花束,大眼瞪小眼地,各不相让。鲁道夫说了一句英语,让雷格尔吓得立即松手,引起一片笑声。(未完待续。)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奇台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四维检查
新型抗癌疗法“NK免疫治疗”
湛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温州权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