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教师节家长强行塞礼物老师被迫穿无兜衣服

发布时间:2019-11-10 22:18:24

教师节家长强行塞礼物 老师被迫穿无兜衣服

今天,又是一个教师节,面对躲不开的红包话题,面对群、络红包、朋友圈这些新媒体环境,很多老师坦陈,压力很大,甚至有些害怕。来自普陀区金豆豆幼儿园的老师就表示:“老师们都有点不愿谈及教师节,因为苦恼。”

为庆祝教师节来临,同学们在教室布置节日板报。

今天,又是一个教师节,面对躲不开的红包话题,面对群、络红包、朋友圈这些新媒体环境,很多老师坦陈,压力很大,甚至有些害怕。来自普陀区金豆豆幼儿园的老师就表示:老师们都有点不愿谈及教师节,因为苦恼。

苦恼1:

硬塞的礼品得想法送回去

朱敏(化名)是本市一所小学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这些年来她一直恪守绝不收礼、绝不收费的原则。这两天教师节来临,她觉得特别累,家长会变着法子送礼,我还得想办法把礼还回去。朱敏透露,为了躲避家长送礼,还得与家长斗智斗勇。这几天,她故意穿了无兜的衣服,这真的是无奈之举,有的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硬往你口袋里塞卡,人一多,你又分不清楚人,还得躲来躲去,很是狼狈,所以我干脆就穿个无兜的衣服。

朱敏把拒绝收礼作为老师的一个底线,但家长送礼的方法却越来越防不胜防。朱敏说,比如,有些家长会给她发短信,我把教师节礼物放在孩子的书包里了,麻烦您拿一下,还有些家长表面送一张贺卡,其实里面夹了购物卡;还有些家长会采取快递或是直接把礼品放在门卫室的方式,家长可能觉得这种方式比较隐蔽,而且老师难以拒绝。

当面可以拒收,但寄过来的或没躲过去的怎么拒收?节日期间,朱敏最头疼的就是怎么把礼品还给家长。那些直接快递到学校的往往由门卫代收,我也吃不准那个是自己购的东西,那个是家长送的礼物,而且因为不希望让学生过早接触这种风气,所以不方便让学生直接带回。朱敏通常采取的做法是把礼品快递回学生家里,但有些家长会再换个方法送过来,朱敏再次递回,如此往返几次家长方才罢休。

即便如此,朱敏发现效果并不好,有些家长会惶恐是不是老师不待见我家孩子或是老师太不给面子,这也让朱敏很苦恼,如何既拒绝收礼又能安抚家长的情绪?本来一个值得庆祝的教师节却在这种惶恐中度过着。

苦恼2:

一不小心点击了红包

实物红包对老师是一个挑战;而遇到络红包有些老师更觉得头疼了,因为并不是所有老师都会使用支付。

前两天有位家长专门加了朱敏,然后支付转了个红包给朱敏,朱敏并不熟悉红包的使用,结果一点击,钱就收下了。这可怎办啊?钱进我账户啦!我怎么还回去啊?不得不临时打向朋友求教,再把钱转回给学生家长。

一些年龄大点的老师面对络红包更显得有些慌乱。老吉是一所民办小学四年级班主任,有20多年教龄。昨天下午,他有点懊恼地说,被一个红包差点急出了病原来,他是菜鸟,开通时间不长。前天,一位学生的爸爸突然和他在里说:吉老师,祝福您节日快乐,因为工作忙也不能前往学校看您,送上一份小礼物。吉老师说:我就看到一个橘黄色、红彤彤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啥,想打开来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随便点了几下,这下完了,显示是谁谁送了我500元,还进入了一个我的钱包,我啥时在里还有了一个钱包?

吉老师马上找儿子询问,这个红包是真的钱吗?得到确定答复后,吉老师急得满头是汗,那我点错了,怎么办?儿子出招你赶紧再发回给他,吉老师赶紧让儿子操作,发出了人生第一个红包,岂料,那位家长迟迟不领红包。吉老师又急了,赶紧翻出通讯录,找到家长,赶紧解释自己是错领,希望家长赶紧点击领取,好说歹说,仿佛是求人一般才让家长又领回红包。老吉拉着儿子,折腾了将近一个晚上。他感叹:新媒体时代,老革命遇到新难题,教师节过得心惊肉跳,那个家长再敢发我红包,我找他算账!

苦恼3:

面对祝贺一直忙道谢

如何处理红包令人烦恼,面对家长络祝福,在群、群不失礼节地向家长道谢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本市西部一位公办中学的班主任李老师直言,家长在群、群里的问候不断,我要么不出现,一出现,我就得道谢,忙工作的时间都没了!

昨日,李老师说,从下午开始,祝贺潮就涌现。我只是上班级的群说了一句今天的作业要注意几点,2秒后,就有家长祝我节日快乐; 接着每隔几分钟,就有一位家长发出祝贺我连续关注了三四个小时,结果,家长的祝贺潮还没结束,直到我十点睡觉,还有人在发送祝福。我忙着道谢了一个晚上,连学生作业也来不及批!不回复不行?现在家长想法多,总不能挑着家长回复。

也有老师不去理睬家长的祝贺或者点赞,但面对刷屏或者家长变着花样的各种动画祝贺教师节,直接影响着老师的工作。小一新生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陈平(化名)这两天就有点心烦。他说,由于小学老师和家长的交流更频繁,所以几乎每个班级都建了家长群。本来这些群是平常用来沟通和发通知的,这两天可都是满屏的鲜花、跳舞的小人等图标,有的家长变着花样发各种形式的祝福,看得我眼花缭乱。陈平想查阅某一条历史消息,不得不穿过一堆又一堆无意义的图标、点赞、感谢的话语。

苦恼4:

络上莫名的舆论监督

在这个教师节,不少老师对于络上关于老师的负面信息更加敏感。

朱敏前两天就经历了这样的络监督,令她气愤,但又无可奈何。其中一位家长送来一副珍珠耳环,很漂亮,但朱敏照例给这位家长寄送回去了。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位家长竟然把这件事发在了朋友圈。

这位家长拍了耳环的照片发到朋友圈,还附言每年教师节都要挖空心思揣摩老师喜欢什么东西,去年送了500元的购物卡她看不上,这副耳环要上千元,没想到还是不满意,到底要送多贵她才满意呢?虽然这位家长并没有加朱敏的,而且发到朋友圈五分钟后就删了,可还是有相识的家长截了图发给朱敏。我真是百口莫辩,万一传到校长那里或是扩散开麻烦就大了。

邱琳(化名)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她的通讯录分了家校圈和朋友圈,平时发朋友圈的内容也会严格区分仅好友可见或不给谁看,而这么做的原因则是被吓怕了。有次,她为学生开小灶时随手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开玩笑地自嘲放学还要补课,娃累我也累,没想到立刻有许多朋友留言补课费多少说来听听邱琳立刻回复纯义务,不收费。可还是有好几个朋友不依不饶,太冠冕堂皇了吧,都那么熟了还不说真话。前两天,为了纪念她的结婚纪念日,她买了根名牌皮带送先生,发在朋友圈后,就有不少人留言这是家长送的礼物吗?也有人留言现在老师真有钱。在教师节这个节点,邱琳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络发达了,关于师德的负面也挺多的,有些我看到了挺气愤,觉得挺丢老师脸,可有些事情是有前因后果的,动辄就上升到师德的高度,说实话压力也挺大的,可这话邱琳只敢和几个关系要好的同行私下吐槽。

邱琳说:面对教师节,我们许多老师心情还是很紧张的,其实,我们并不需要教师节的礼物,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家长能和我们建立互信。来自市某重点小学的李老师也说:面对我的节日,我最想说的话就是,希望家长更信任我们,也对孩子更重视,这,就是对老师最大的支持与配合。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 知音、名家专栏、凤凰、长江等签约媒体文章除外][:谭琴]

夏商西周
望德堂环保厂家
热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