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渔舟】鬼屋(传奇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5:26

七十年代,三道湾的村西头有一座孤零零的古宅。高高的青石院墙,朱红色的大门,探出的琉璃飞檐,都标志着这座宅子已经有些历史了。它为什么能保存得如此完好,对三道湾的村民来说,早已不是什么谜。用他们的话说,这就是个凶宅,是个人见人怕、避之不及的鬼屋。

提到这个鬼屋,就不得不提到这座宅子的前任主人耿凤山。据说耿凤山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和一帮子山东人从济南府逃荒到三道湾的,小伙子有头脑,又有力气,很快成为这帮子山东人的主心骨。三道湾当时是东北出了名的金沟,许多外乡人在这里都因为沙金发了财。这帮山东人抱团,很快在三道湾占领了一席之地,有了自己的沙金点。几年后,耿凤山发了财,在这里盖了这座宅子。他一心想回山东老家娶个老婆,然后回到这里安居乐业。说来也是蹊跷,临行前一天,他上山狩猎,发现一只被狩猎夹子夹住,已经奄奄一息的白狐,他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让手下从夹子下救出白狐,并带回去医治。可是当天晚上,被救的白狐却不见了,耿凤山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据说耿凤山等人第二天赶着雪爬犁起程回山东,在齐齐哈尔一带遭了匪,虽然他和他的一个同伴侥幸逃脱,但二人在激战中都挂了彩,因为他的伤势较重,流血过多,在冰天雪地里渐渐失去了知觉。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他和他的同伴已经被一个山里的女子所救。不等伤好,他就带着这个女人回到三道湾,并娶她为妻。

这个女子叫白玉贞,和《白蛇传》里的白娘子白素贞只差一个字,因为喜欢穿白衣裳,长得又有些姿色,于是私下有许多人说她是耿凤山救的那只白狐,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才化身为人,帮他躲过一劫。说来也怪,自从白玉贞进门,对耿凤山就约法三章:一、不许屠杀生灵;二、不许欺压邻里;三、不许纳妾。据说耿凤山全答应了。自此,耿凤山的家业风生水起,一顺百顺,没出几年就成了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户。听说耿凤山和白玉贞恩爱异常,唯一遗憾的是白玉贞始终没能给耿凤山生下一儿半女。十多年后,耿凤山收养了一个五六岁的义子,取名耿顺,没想到几个月后白玉贞夜里突然归西,三天后,耿凤山也吊死在自己的卧室里。据传闻,耿凤山吊死时,有人看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出现过。于是有人说,这是白玉贞前来接耿凤山上路了,到那世好再做夫妻。

后来,这个空宅子就经常闹鬼,深夜常能听到有脚步声传出,同时夹杂着若隐若现的哭声。后来村子里有几个不信邪的后生,夜里翻墙进屋想一探究竟,不想被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吓得屁滚尿流,逃出院外。再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个造反派的头目相中了这座宅子,想据为己有,不曾想半夜里,睡梦中的他先是几次被移到院外地上,后来竟也吊死在了屋中。从此,这座宅子被当地老百姓喊做“鬼屋”,再也没有人敢进去过。

转眼又是十多年过去了,在老村长田大牛家里长大的耿凤山的养子耿顺,已经二十一岁了,并且已经是有了两年军龄的一名战士。

这一年,也就是一九七八年的春天,老村长田大牛给耿顺在邻村娶了一个年轻标致的姑娘,作为祖业,老村长就把耿凤山当年居住的老宅给耿顺做了新房。而我所讲的故事也就从此开始了……

耿顺结婚这年刚好二十三,年轻气盛,才不相信什么鬼魂之说,要不是头几年老村长拦着,他早就想回到耿家老宅住了,可是老村长总是说不急,说只要他当一天村长,那个宅子就到不了别人的手,早晚归他耿顺所有。

耿顺听老村长的话,因为老村长等于他的再生父母。他五岁的时候,被身材魁梧、力大如牛的老村长从外村抱了来,送给了耿凤山做养子。可是好日子不长,半年后养母和养父先后离世。亏了老村长把他领回家,才没有让他成为孤儿。他曾想回到自己的生母身边,他不嫌生母穷,也不怕跟着生母去要饭,在他已经模糊不清的记忆里,他是没有父亲的,母亲曾带着他讨过饭,而且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总是病殃殃的,后来实在养不起他了,才想给他找个能吃饱饭的人家。他知道母亲是不想自己跟着她饿死,所以他不恨母亲。可是老村长却告诉他,他的母亲在他走后就死了,他断了念想,哭了几天后,就把老村长两口子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村长田大牛两口子对耿顺确实不错,因为他们膝下无子,只有一个比耿顺小一岁的女儿,所以二人一直把耿顺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只是不知为什么,田大牛却不肯让耿顺喊他爹,更不许耿顺改姓。更稀罕的是田大牛居然供耿顺到高中毕业,要不是赶上文化大革命,在学校里学不到什么东西,耿顺坚持要参军,也许田大牛会继续供这个孩子学下去。而他自己的亲生女儿初中毕业后,却开始在家务农。许多人背地里议论,说田大牛之所以对耿顺这么好,就是想让耿顺做自己的养老女婿。田大牛听说了,也不予辩解,在耿顺当兵的第三年头上,就为耿顺张罗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邻村一户本分农家的孩子,二十一岁,不但长得水灵耐看,而且心灵手巧,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更重要的是,耿顺在头一年探亲回来时,两个年轻人见了面,彼此有好感。

耿顺的成亲,让田大牛的女儿田霞有些闷闷不乐。田霞和耿顺从小感情就好,长大成人后,在田霞的心里早已把耿顺当成了自己的未来的夫婿,她的心事父母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为了等耿顺,她会二十二了还不嫁人么?她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想的,论模样,论身材,她哪一点也不比耿顺的新娘子杜春花差。难道是父母没相中耿顺?可是看上去又不像,因为田大牛待耿顺比自己都好。她也有点生耿顺的气,难道这么多年,耿顺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么?田霞赌气装病,不管是收拾新房,还是做针线活,她一律不伸手,就连筹备酒席,她也不肯帮忙跑腿,她把自己关在小屋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

要说耿顺的婚事除了田大牛两口子上心外,还有一个人最卖力,那就是田大牛的外甥马刚。马刚比耿顺大两岁,和耿顺、田霞一起长大,他的父亲头两年已经过世,家中还有个四十五岁的母亲。他虽然长得没有耿顺高大,但是聪明,心眼活泛。他比耿顺早几年当了兵,当耿顺入伍时他已经退伍转业回到三道湾,当了一名治保主任。但是因为他那个疯疯癫癫的母亲,他至今还单身一人。他有点嫉妒耿顺的好运,因为他知道至少有两个女人喜欢耿顺,可是他呢?连一个喜欢他的女子都没有。

许是真让有些人说着了,他们说鬼屋也怕阳气旺盛的人,说凶宅只有带枪的主才能镇住。自从耿顺和新媳妇“五一”那天办了喜事,住进了鬼屋,再也没听见什么异动。

转眼二十多天过去了,耿顺要回部队了。临行前一晚,新媳妇杜春花做了一桌拿手好菜,然后和耿顺一起亲自把田大牛两口子以及田霞和马刚叫了来。田霞虽然不愿意来,但是不好不给新过门的嫂子一点薄面,只好暂时压下心头的不快。耿顺焉有不知道田霞别扭的道理,虽然他也想不明白田大牛为何没让自己当他的养老女婿,但是他从小就发誓,大了一定要报田大牛的养育之恩。虽然他也喜欢妹妹田霞,但是只要田大牛不高兴把女儿许给自己,他就绝不会忤逆养父母的意思。更何况杜春花也是个美人坯子,而且喜欢自己,他的心里已经感到知足了。

席间,耿顺委托好友马刚,自己不在时,一定要多帮着照应下自己的家和养父母。马刚笑着说:“你就放心吧。你家有什么体力活,我包了。至于照顾我舅舅、舅妈,那不是我应该做的么?”

田大牛也说:“你就别惦记家里了,我和你婶子体格还壮实着呢。你要是怕你媳妇一个人住着害怕,我就让小霞过来和她嫂子作伴,你看这样行不?”

耿顺高兴地点头,田霞却没有吭声。

田霞回到家里,心里不高兴,躺在床上偷偷地抹眼泪。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和耿顺小时候在一起玩耍的情景。她披衣起床,轻轻地开了房门,悄悄地坐在门前的石阶上。

五月,夜空繁星点点,一弯月牙如钩。门前的老柳树在淡淡的清辉里婆娑。白天刚冒出头的还显得异常娇嫩的柳叶,此时看上去有些灰白。黑暗无限放大了柳枝的魅影,影影焯焯地释放着神秘的气息。

田霞把头埋在膝盖上,坐了一会儿,觉得夜风有点凉,想站起来回屋。忽然,她听见东屋传来一声叹息,她听得真切,那是母亲,像是在自言自语,“唉,不怨咱霞儿想不通啊,都怨你这老东西不把话说明白!”

“怎么说?难道告诉她,耿顺是她的表哥?是她亲姑姑的儿子?在三道湾,谁都知道我田大牛就一个妹子,而且和马进财只生了一个儿子马刚。如果大家都知道了我养活的耿凤山的儿子,竟然是我亲外甥,你说,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田大牛的话里有气。

田霞的心因为突然听到的秘密而跳的急促起来。她屏息凝神,悄悄靠近窗户,她听到母亲低语:“咱们知道近亲不能结婚,可是孩子不知道啊。霞儿一定以为是我们从中作梗不成全她,耿顺也一定认为在我们的眼里,他配不上霞儿。”

“误会就误会吧!也许过些日子霞儿心情就好了。我们抓紧给霞儿寻个好婆家,那时,他们就会像以前一样,还是好兄妹。”田大牛也叹了口气。

沉默了一会儿,田霞的母亲轻声道:“你也算对得起耿凤山了,你没叫他的儿子改姓。”

“是啊,耿顺结婚了,住进了耿家的老宅,也算认祖归宗了。”田大牛听上去很欣慰。

田霞的眼眉往上挑了挑,她从小就村里的人们说,耿顺是耿凤山抱养的孩子,可是父亲为什么说耿顺住进了老宅,是认祖归宗了呢?难道就因为他改了姓,姓耿么?要是照父母的说法,耿顺是姑姑生的,应该姓马才对呀。这是怎么回事呢?”

田霞有点烦躁,回身时不小心碰倒了一只母亲放在窗下的矮凳。

“谁呀?”屋里的灯亮了,田霞的母亲问道。

田霞忙捏着鼻子,“喵——”学了一声猫叫。只听田大牛笑道:“睡吧,是野猫。”

月光下,田霞用手抚着怦怦跳动的胸口,若有所思……

田霞和马刚等人把耿顺送上客车,陪着杜春花回到老宅又说了会儿话,看看快中午了,就告辞出来。今天田霞的脸上已经多云转晴,临走她还主动说,晚上她来和杜春花作伴,这让杜春花喜出望外。

耿家的老宅实在太空旷了,南北两座正房,据说解放前是耿凤山两口子和耿家的管家住的。东西两间厢房,是长工和佣人住的地方。中间的院子四四方方。院子东侧有棵粗壮的近百年的老松,一年四季常青。在砖铺的过道两侧,分别砌着两个巨大的菱形花池。据说白玉贞活着的时候喜欢伺弄花花草草,整个院子一到夏天,是花香阵阵,彩蝶飞舞。穿过北面的正房,后面是一块五六亩见方的菜园子。解放后,耿凤山遣散了长工、管事,诺大的宅子就剩下了他和白玉贞两人。因为两个人以前待下人不薄,平时又喜欢做些仗义疏财的善事,因此解放后,三道湾淳朴的村民并没有拿耿凤山当地主老财看待,也没有谁为难他们。加上解放后二人言行谨慎,主动向上交了大部分家财,日子倒也过得风平浪静。要不是六五年,耿凤山和白玉贞在三天之内异常死亡,兴许这座宅子在文化大革命中早就被毁或是被易主了。

要说这宅子能被保存下来,不得不感谢田大牛。田大牛曾是耿家的长工头,因为忠厚能干,很得耿凤山的重用。私下里,耿凤山曾和田大牛称兄道弟,二人关系不同一般。正是因为这点,解放后,田大牛被一帮子泥腿子推举为队长时,他才没有难为耿凤山两口子,有时候还适当的照应一下。对这些往事,田霞和耿顺、马刚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感兴趣的的无非就是耿凤山两口子死亡之谜,以及白狐的传闻。现在田霞多知道了一样秘密,耿顺原来是姑姑的儿子。她想顺着这根藤,寻出更多的蛛丝马迹来。而要想解开与“鬼屋”有关的迷,首先得撬开姑姑田彩凤的嘴。她从耿宅出来没有回家,她对表哥马刚说,她想姑姑了,想去看看姑姑。

马刚笑道:“今天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你不是害怕见我妈么?”

田霞也笑道:“以前姑姑总是疯疯癫癫的,谁见了不怕呀?可是这两年我发现姑姑没犯过病,对你也知疼知热了。头两天我还听爸爸说,姑姑去找他,让他抓紧给你说媒呢。”

“是呀,我也发现,我妈对我比小时候好了。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好像没疼过我,她三天两头闹病,发起病来,披头散发,胡言乱语,有时还会打我。为这,我没少羡慕耿顺。虽然耿顺和舅舅一点血缘关系没有,可是舅舅对他像亲儿子一样,你也待他像亲哥哥似的。”马刚说完,感慨地晃了一下脑袋。

“你也别怪姑姑,她以前有病是身不由己啊,现在她好了,当然就知道疼你了。”田霞拽了一下马刚的胳膊,“你看姑姑现在多正常呀,那天在我家见了耿顺和耿顺媳妇,还知道祝福人家小两口白头到老呢。不过,我不明白,姑姑为什么没参加婚礼,吃席去呢?昨天晚上耿顺和他的新媳妇还亲自去请她,姑姑为什么不肯去啊?”

“我不是去了么?不就等于代表她了么。”马刚有点嫌表妹小题大做。

共 2 410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具有民间传奇色彩的情感小说,围绕白玉贞、耿凤山、田彩凤三人的爱情故事展开情节。从一座被称为鬼屋的古宅说起,将闹鬼的真相一点点披露出来。白玉贞与耿凤山最初的爱情纯真美好,但白玉贞却不能生育。耿凤山跟田彩凤的私情体现了男女情感的复杂多变。耿凤山与田彩凤的死,虽然一个是自杀,一个是他杀,但无不是因为情感的伤害和纠葛所致。最后,田彩凤跟耿凤山吊死在同一个门梁上,白玉贞最终原谅了丈夫和田彩凤,晚年守在与耿凤山一起住过的老宅里。两个女人对同一个男人一往情深,从互相伤害,到原谅彼此,这中间体现了“时间”的魅力。小说故事情节曲折离奇,作者善于设下悬念,使读者产生好奇心,小说呈现的情感世界让人感叹不已。推荐阅读!【编辑:情韵悠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10818】

1 楼 文友: 2017-01-07 16: :5 问好逐梦,感谢一直支持渔舟!祝你新年快乐,佳作多多!

2 楼 文友: 2017-01-07 17:10:54 情感丰富,值得一读!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楼 文友: 2017-01-07 22:00:47 小说的语言提炼一下会更好!祝逐梦不断进步!

4 楼 文友: 2017-01- 0 11:44:40 宏声给文友拜年来了!祝文友新的一年万事如意!新的一年文学路上精品佳作生辉!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使我们相聚,我们携手共同向前!

小孩健脾的食物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小孩止咳药物
舒尔佳减肥效果怎么样
增生性关节炎严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